當前位置: 主頁 > 散文隨筆 > 正文

麗仁謙隨筆58

2015-06-23 08:09來源:互聯網 點擊:
雨刮器刮不干凈,傻妃的一紙休書,福建莆田地震,山東編織袋廠,沈陽市養老保險中心,我們家的春秋冬夏,賓果網,神武小欣,少林對泰拳,銀虎色導航

  汪玉凱:巨貪產生的制度性反思

  2015年06月18日 18:31

  來源:鳳凰大學問 作者:汪玉凱

  中國行政體制研究會副會長、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向鳳凰大學問供稿,與廣大網友分享。是一種世界性的現象。對一個國家的公共有著巨大的作用,對社會經濟的良性發展有著嚴重的危害。

  在的進程中,中國雖然對現象進行了的斗爭,然而蔓延的勢頭并沒有得到有效的遏制。如何從源頭上,成為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項歷史性任務。

  體制缺陷成為中國蔓延的重要源頭

  黨的以來,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為了,的順利進行,采取一系列重要舉措加大反的力度,得到了全國人民的贊揚,也取得了重要成效,短短兩年多時間,共抓出100多名省部級以上的大老虎,其中包括、、、蘇榮這樣國家級的大老虎,在更是引起強烈的反響。但是我們應清楚地看到,目前我國出現的種種現象,似乎很難靠一些突擊性的懲治舉措,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因此,對目前我國成因的整體判斷,將對我們認識問題的嚴重性并采取相應的措施,具有重要意義。

  按照筆者的理解,目前我國存在的問題,在一定程度上帶有明顯的體制性的特征,應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其理由是:

  第一,當前我國存在的現象,在某種意義上說已超出了個別單位和個別人的問題,而帶有明顯的泛化趨勢。

  這種泛化趨勢,與我國所處的社會與體制“雙重轉型”的歷史過程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從社會層面看,我國正經歷著一個由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劇烈陣痛的轉型期。

  社會轉型期人們急于求富的心態,以及由此萌發的強勁的利益驅動,使社會處于騷動不安的狀態,部分社會行為失范以及犯罪率上升、社會惡化等,都可能誘發各種掌握、經濟、社會資源分配權中的意志薄弱者,鋌而走險,用手中握有的,為個人或小集團謀取,導致、社會乃至通貨的。這種當年在發達國家曾經有過的經歷,似乎在我國正有卷土重來之勢。

  從體制層面看,我國正經歷著由計劃經濟體制向市場經濟體制轉變的轉型過度期。

  盡管市場經濟體制的基本架構已經初步確立,但要使計劃經濟體制的功能完全消失,都還需要一個過程。

  在雙軌體制并存的條件下,就業與通貨膨脹壓力的交替出現,以及由此引發的市場行為的紊亂,市場主體的重組、分化,差距的拉大,法律規范的欠缺以及法制對社會控制功能的滯后,約束功能的下降,也會誘發一些掌握、經濟、社會資源分配權中的意志薄弱者,鉆體制轉換的,通過各種途徑,利用種種手段侵吞、占有、攫取國家、集體乃至他人的財富,使、社會、通貨的問題更加嚴重。

  不僅如此,當社會轉型和體制轉軌與我國當前的同處于一個歷史發展過程中的時候,必將使上述問題表現出更加復雜的情形。

  也就是說,當社會的發展、現代化的進程迫切需要我們的以及社會各種管理主體不斷加強對社會、、經濟的管理時,而管理層由于問題的干擾,行使中的某些失控,又顯得力不從心,軟弱無力。

  甚至出現行為扭曲、行業不正之風泛濫以及經營管理層中少數人腐化等大面積的不廉潔行為。

  這種現象,了黨和的聲譽,渙散了人員的事業心和責任感,也理所當然地引起了廣大人民群眾的強烈不滿乃至,正在國家的基礎,其嚴重性、危害性決不可低估。

  第二,以來,黨和國家為了遏制現象的產生和蔓延,曾采取過一系列重要舉措,如制定有關黨政干部廉潔自律的等,但實事求是地講,這些政策性的規范體系,因缺乏體制上的與依托,沒能發揮其應有的作用。

  客觀地分析:在這樣一個復雜局面下,似乎也很難收到顯著的效果。常常出現的情況是:“當我們注意到了這方面的問題,同時又忽視了另一面;”一一這方面的問題堵住了,那方面的問題又出現了。

  有些問題如權錢交易、以及不擇手段地侵吞國家財產等,都有愈演愈烈之勢,犯罪的數額也越來越大,形式也越來越翻新多樣,如窩案、利益輸送、集體犯罪等。

  種種跡象表明,目前的,表現為行使的非,而實質上帶有某種“體制性”的特征。如果沒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治本措施,勢必會黨和國家的,乃至渙散對黨和國家信任的根基,社會長治久安也將是我們的一廂情愿。

  為了真正達到“治本”的目的,實現后中央提出的“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除了繼續加緊懲治,狠抓一批大案要案并予以,抓好治標的反斗爭外,還要下決心從體制上清除,并以此作為突破口,不斷完善有中國特色的與行政體制。

  從體制上必須解決三個核心問題

  從體制上是一個龐大的社會系統工程,需要對現行的體制以及行政管理體制等進行必要的和調整。

  其和調整的整體思是:一方面要從我國的國情出發,對現行的與行政管理體制中有關的各個重要環節進行認真的分析和研究,從中發現最薄弱的環節,并提出相應的措施;另一方面,這種和調整應在保持社會穩定和有利于促進社會經濟的發展、以及提高人民行使國家各種、促進社會主義的前提下進行。在具體實施上,仍應采取漸進式的策略。

  從體制上,首先要有“理論”上的指導或支持。

  如果離開對基本理論的研究,或者我們在一些重大理論問題上不能達成某種共識,無論是體制和調整,還是一些重大政策的制定,都會由于缺少必要的基礎而最終難以實施。按照筆者的理解,我國要從源頭上清除,從體制層面來看,關鍵要解決以下三個對全局有重要影響的理論問題。

  1、要不要構筑用制約的體系?

  自從法國著名思想家孟德斯鳩提出“不受制約的必然產生”的論點以來,用“制約”的思想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

  這種理論的潛在思想基礎是,在的行使和運用上,首先把“制度安排”放在了最為重要的地位。之所以如此,不是說在行使和運用的實踐中,對行使者個人的和品格一概地采取不信任的態度,而是說,對個人的信任必須建立在某種穩定的制度約束的基礎之上。

  如果有了這樣的制度安排,即使一個擁有者或行使者在的運用中,出現了“非的人格變異,”或的,也會有足夠的制度力量加以糾正,以公共行使的正確方向。

  [在一些國家,雖然制衡的目標是為了資產階級的,其制衡的具體方式,也有許多消極的東西,然而,它在資產階級的、規范公共的行使和運用方面,仍然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作為社會主義國家,我國的制約機制和形式,肯定不可能照辦國家的模式。

  我們需要關注和分析的是,在我國,人們究竟是否真正接受了用制約的思想或理論,或者這種制約究竟在多大程度上發揮了它的作用。因為從表面上看,包括我們的各級領導機關、領導者個人在內,似乎都認為應該建立用制約的機制和制度,在實踐中,至少從形式上我們也能強烈地感受到這種制約制度的存在:如國家立法權、司法權對行的監督和制約;

  廣大人民群眾以及社會其他力量對國家立法權、司法權以及行的制約等。

  但在實踐中,我們卻是另一種感受:許多監督制約的機制形同虛設,許多制約的顯得蒼白無力,以至于一些擁有重要的如、、、蘇榮等,在的過程中,幾乎暢通無阻,且還在繼續提升。

  這就提醒我們:在對待用制約的問題上,我們究竟是認識上的問題,還是制度上的問題,或者兩者兼有?如果我們的反,首先不能解決這個帶有根本性的理論問題,或者找出存在上述問題的深層次原因,要想從源頭上清除,就可能是一種美好的愿望,或者很難在實踐中取得實質性成效。

  [因此,從觀念到實踐中普遍樹立用制約的和制度體系,將是我國從源頭上清除必須解決的重要問題。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改變監督的蒼白無力、甚至常常實際上缺位的尷尬局面。]

  2、要不要促進結構的分化和整合?

  一種體制具備不具備的能力,或在多大程度上具備的能力,關鍵取決于這種體制中結構的功能分化和運行的整合。在一些、行政體制較為完善的國家,由于構成體制基本框架的結構的分化和整合達到了比較理想的程度,因此,秩序本身對的行使和運用,就有較強的糾錯功能,從而可以有效地防范公共的。這里所說的結構的分化,是指在國家治理的結構中,一般有明確的分工,各主體各司其職,并相互制約,從而使整個國家處于某種平衡的狀態。

  [這就是說,結構的分化,主要體現在不同行使機關的功能的分化,只有這種分化達到比較充分的地步,才能更好地發揮該組織在行使和運用中的作用。而結構的整合,則是指國家運行的統一和協調。在一個國家,結構的分化固然重要,但是結構分化的結果如果造成運行的紊亂,或者不同行使機關之間難以進行有效的協調和合作,同樣會對的行使和運用產生負面影響。這說明,結構的整合,其目標主要是增強各行使機關之間的協同功能,而防止它們之間的相互制肘和對立。]

  如果用上述分析框架來觀察當代國家的結構的話,我們可以發現,在普遍實行“三權分立”的國家,其結構的功能分化無疑是相當充分的,“但結構的內在整合卻嚴重不足”。

  這種狀況對公共的,雖然能發揮一定的作用,但從整個國家治理的角度看,則帶來許多負面影響。這是我們之所以反對這種結構和運行方式的關鍵所在。

  [當然,在分析結構的分化與整合的關系時,有一點是十分重要的,這就是:國家的整合必須建立在結構充分分化的基礎之上;如果沒有結構功能的充分分化,而一味地去強調結構的整合,或運行的協調統一,就難以建立起有效的監督體系,并可能為公共的提供制度上的空間。我國在社會轉型、體制轉軌的歷史過程中,之所以出現某些體制性的特征,一個重要原因就在于此。]

  我國結構的分化不充分,監督體系不到位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而這種現象的存在又嚴重地影響著我國對公共行使和運用的有效監督。按照我國的體制,國家分別由行使立法權的立法機關、行使司法權的司法機關和行使行的行政機關來行使。這些不同的機關所擔負的職責,都作出了明確的,并要求這些機關按照的職責,明確分工,各司其職。這說明,我國體制本身要求國家結構必須充分分化,在此基礎上,才強調國家結構的協調和統一,如國家的行政機關、審判機關、檢查機關都由人民代表大會產生,對人民負責,受人民監督等。

  但在實踐中,體制所體現出的上述要求,往往被過分的結構的整合所取代。也就是說,我們常常強調的是體制運行的協調與統一,而忽視了結構本身的功能分化。而結構功能不能充分分化,不僅會直接影響各行使機關的有效行使,而且還會嚴重影響體制本身應該具備的糾錯功能。

  “以監督為例,在我國的法律條文中,對各級黨政機關行使的實施監督的具體,應該說并不算少,有些甚至反復再三制定。但實施的效果卻難以湊效。這種現象固然有多方面原因,但從體制本身的角度來考察,實質上是結構功能分化不充分帶來的必然后果。這從一個側面告訴我們,如果我們不能從國家結構的功能分化和運行的整合這樣一個帶有根本性的問題上加以解決,體制性的現象就很難從源頭上得到扼制。”

  3、要不要建立嚴格的黨政領導干部責任機制?

  在探討從體制上清除的問題時,還有一個重要的理論問題,就是有關黨政領導干部的責任機制問題。所謂黨政領導干部的責任機制,是指領導干部在選拔任命的過程中以及擔任一定領導職務后最終向誰負責的問題。這個看起來似乎不是問題的問題,實際上與公共的有著非常密切的聯系。

  按照我國的體制以及中國的建黨旨,所有的黨政領導干部,不管職位高低,都是人民的,都要的旨,因為這些領導干部手中所擁有的,說到底是要代表人民群眾利益的,甚至是直接由人民群眾賦予的。因此,對黨和人民的事業負責,全心全意,應該是每一個領導者必須遵循的準則。這樣的描述,在理論上應該說是無懈可擊的,也是我們一種美好的愿望。然而,在現實生活中,這樣一種美好的目標模式,在我們的體制運作中,似乎還沒有形成一套有效的實現機制。換句話說,我們的目的不是簡單地提出一個美好的目標,關鍵是要解決如何實現這一目標的“責任機制”。

  恰恰在這一點上,我國現行的體制和行政體制,似乎都沒能有效地解決這個問題。

  體制中缺乏約束領導者對人民利益負責的實現責任機制,關鍵在于人民群眾在很多情況下,并不能對本來應該向人民負責的領導者,“擁有真正的選擇權,或者只有形式上的選擇權”。

  其結果,必然會出現責任機制的變形和扭曲:即從理論上說,絕大多數領導者都會把向人民群眾負責,全心全意之類的口號掛在口頭上,而實際上,他們的真正責任機制,是千方百計地向直接擁有決定他們職務高低、去留的上級機關負責。

  這種理論與實際的嚴重脫節以及領導者責任機制的嚴重扭曲,不僅助長了少數的氣焰,而且也是近年來“買官賣官”等丑惡現象屢禁不止的重要根源。

  這就告訴我們,從體制上目前黨政領導干部的選拔任用制度,把黨政領導干部被扭曲了的責任機制糾正過來,就成為從體制上清除的至關重要的環節。

  (轉載注明來源:鳳凰大學問 責編王德民)

  60年代、知成長五味。,更愛祖國、文化之物-----研,文心承載、一玄良慧靈魂。認華夏近世紀“尋”,稷13億小康。閑藏廿載,百千藏一,因中國擁有《易經》,有出土考據的,28000年的弓箭、18000年的衣裳、8000年建的宮…

編輯:admin 作者:admin
------分隔線----------------------------
推廣信息
为什么叫二八杠自行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