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愛情散文 > 正文

那么清晰那么迷離

2013-11-25 21:49來源:互聯網 點擊:
尼爾伍德 薄妻 情人,賤婦湯家麗,lols4賽季獎勵,榛睡鼠,dehdtn,陳特特,康音影國劇,孫亦文舉假奶裝純,4006106106,現代逍遙錄,南陽農婦帶著前夫嫁人,色尼敏,影帝溫,xingdongshike,石川輝男

  坐在窗下,聽著外面的雨在風的挾持下,時疾時徐地落著,嘀嘀噠噠的聲響在耳輪中格外清晰,似在提醒著她,眼前的世界已為清風冷雨所統治,那些陰冷的氣息正在不斷地將她襲擾。遠處的天晦蒙暗淡,雨水從她視力不及的地方落下,是否也帶著無能為力的宿命。她不知這樣的天氣會給她帶來怎樣的心情,僅僅是恍惚地坐在窗前,不知自己是要聽風、看雨,還是要冥想自己無法把握的心情。惘然的心,迷茫一片,說不上是悲,也說不上是喜,或是酸澀,抑或是痛楚。對于她來說,生命的表象是一種平靜安詳的狀態,心情卻仿佛窗外的風雨,一直在飄飛墜落。腦子里,模糊了那發黃的照片,模糊了那曾經保存很久的東西,模糊了那枯萎的記憶。伸出手,抓不到任何東西。也許,總有些東西會留在生命最深處,深深淺淺的痕跡,當心輕輕拂過,已不會感到疼痛,只有一份麻木,快樂與憂傷,一切都已成為過去。屋子里,“織女心絲”在縈繞,咖啡里多了咸的味道。

  錯雜的心情讓她有些拿捏不定,有時想哭,有時想笑,有時卻緊張得心臟痙攣抽搐,一陣一陣的心驚心悸,讓她坐立兩難,但是,她知道一切都只能鋪陳在獨自一人的時候,這樣的滋味,她似乎一生都在品嘗,卻一生都嘗不盡。習慣了一個人對視靈魂,習慣了用文字去詮釋所有。在那些肆掠的風雨中,在時光無情的洗禮下,她強力揮舞著筆墨,用指尖輕敲著歲月留下的痕跡,蕩去那些沁涼她心境的部分,給自己獨尋一份暖,哪怕那暖來的淚水漣漣。注視著屏幕后面雪白的墻面,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精疲力盡的倦容再一次被蠟浸染,似有蒼白的哀鳴來自塵寰深處,她知道,那是為一種被嘲笑被愚弄后的刺痛。陽光的暖,月光的寒,明知自己需要什么,卻還是無意識地把自己丟在了清輝的纏裹中,而且伴隨著淫雨霏霏。原以為,自喜深澗,了無眷念,還是在塵風中濕了眼。紅塵深處,時光如流,穿梭的幻影,各自演繹著屬于自己的精彩,只有那交縱的部分,若隱若現,強烈占據著心田,固執地不肯離去,卻兀自墜落著。

  或許,如窗外飄飛的雨,飛翔著墜落,一種輕盈逍遙的姿態,讓她想到風雨中凋零的花瓣,帶著嬌艷的色澤,飄飄蕩蕩輾輾轉轉地落下,是一種凄美,還是一種心痛,她說不出。她只是很喜歡那種空中自由飄落的感覺,如彩蝶一般絢麗地飄搖,也就懷念起了蹦極那一刻,要是沒有回歸該多好。這些想法一直這樣在她的心底彌漫,不愿說出,無法逃避,難以超越,只是在審思中,她變得更堅毅,更沉穩,如霧鎖的低況,一切明了都罩在影綽中,讓那些繽紛的念想在懷念中縈繞,讓那些淡去的流年在記憶的風口溫存。面對文字,她似乎遇見了另一個自己,常常拽著就一瀉千里,任心情融化在無際的虛空里,飄搖浮沉。

  關于情感,她細想過:寫久了,成了一種習慣;痛久了,成了一道刻痕;念久了,成了一杯水。愛情,是一瞬間的感覺,奇遇中的愛情,注定了分離。于是,她在平淡中追尋永恒,即便不再那么讓人心動,卻也坦然等待著,無論時間是否沖淡了一切,心,卻還在原來的位置,以固執的方式去等待,也許等待比擁有更美好!也許,她的生命就是這樣飄浮著,是天空里一片蕩來蕩去的浮云,一直這樣獨自飄著,除了一些意念支撐著,更多的時間,還在靜默地等候著。她非常想讓自己有一天能安靜地停下腳步,如一只小鳥在某條枝梢上棲息,平穩悠長的呼吸,哪怕吹不起一片樹葉,也任隨孤遠皎潔的明月將她深情地擁懷。那時,眼睛所及的地方,也許就是心靈棲息的地方,不再用心來掩飾眼力,葬送眼力。

  雨若流絲的時節,煙霧彌漫,一個人站在記憶的路口,左顧右盼,她又一次陷入了習慣中。目光移向他的方向,恍惚中,離她那么遠,遠的遙不可及,仿佛隔著一個世界的距離。可等她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他又悄無聲息的隱逸在她的身后,透過光陰的窗口,仿佛能觸及到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的味道。那一刻,距離幻化成了零的刻度,近的似乎讓她窒息,使她想要逃離。堆積在心口的溫軟話語觸及到了她靈魂深處潛藏的脆弱與敏感,起身,輕輕的將那些美麗的過往一一攬入夢中。只是,潮起,云涌,風落,站在陽臺上,她依然是她。關于他,她從未間斷去想。是風總有息止的時候,是雨總有落下的時候,只是她不知他為何如眼前的風雨落塵,在她的心扉里扎了根。這些,許是靈魂深處的襲擾,是愛與恨,生與死的緊密纏繞。

  她時常去想人海茫茫中,是一種怎樣的契機讓他她相識相知。從此,她心甘情愿地將他牽掛,為他守侯。她在焦慮,憂郁,痛苦,喜悅,歡笑中鍛造著自己,始終把細膩柔和的愛意醞釀,任憑那些真摯而執著的想念把自己帶到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她知道這是一種傷害,卻也是一種極致的美麗,人生,也許就是痛苦與快樂的交織。那種混沌的狀態,誰又能說得清,說得透呢?風月依在紙背上,刻畫著時光的倒影。她也把那份溫存的牽掛鎖進文字,刻著深切的情絲。每每想起,心底便會油然而生一種熟悉的感動,而熟悉的感動的瞬間,又似乎有一種莫名的惆悵。惆悵的心理,或許源于對他某種程度上的陌生。那一抹陌生的情愫讓她望而止步,所以,更多的時候,她只是一個人安靜的遐想。從來不奢求,也不期望,因為她知道,各自奔赴在各自工作的軌道上,流轉在自我的生活里,相遇,相依,還相憶,已經很不容易。假如時光能倒流,假如一切可以重來,假如能回到過去,也許都不是現在的位置。這個世界,究竟誰是誰的過客?誰是誰的唯一?流年似水,經歷些許的她終于懂得,生活中沒有多少愛能夠重來,也沒有多少情可以等待。夢斷了,希望就沒了,在那孤獨的西樓上,唯獨遺留下相思的背影在徘徊,她,一切盡知,卻難以放下。

  愛的負重,有時讓她心情陷入一種恐慌無助的境地,甚至有些想要落淚的沖動,然而她卻不得不克制自己的各種想念,她知道,她有許多的不能,惟有武裝自己,惟有這種極致的心情才可以讓自己在晝日的喧囂和夜晚的寧靜里,始終保持著內心空闊遼遠與安定從容。她將日子整飭得更象日子,她將所有的心事收藏,遵循著上蒼的安排,不期不艾,淡淡而等,結局已經不重要。即使焦灼的癡念,也在她斂息的靜默里有如一枝寂寞的蓮花,獨自在角落里散發著淡淡的幽香。她相信冥冥中注定的相遇和分離,有心的人,再遠也會記掛對方;無心的人,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只是,她的愛情在她的生命里,與她同呼吸,忘記傷痕,牢記心動!茫茫紅塵,煙雨無聲,當鉛華散盡,她知道,在世界遙遠的那一邊,一定有一份祝福在祈禱,正如在世界的這一邊,她為他默默祈福一樣。她記得他說過,有希望是幸福的,她也相信,他們一定會沿著屬于自己幸福的軌跡慢慢變老。然后,等到未來不期而遇的某一天,將靈魂深處所有的情愫都釋然,微笑著去輕攬流年……

  她在曲曲折折的情緒里猜測他,揣想他,凝望他,如他一直是她想要破解的心靈密碼。她常常想象他向她走來的樣子,還是那樣英姿勃勃的神氣,還是滿面春風的笑容,充滿了溫暖豁達的風情。他喜眉笑眼,脈脈地向她走近,然后他們相攜相擁,慢慢走去。即使他們什么話也不說,她知道他的快樂來自哪里,他也知道她的心情緣自何處。她喜歡親昵溫軟的陽光將彼此的眼眸點染得更加明亮,喜歡在他的懷里帶著些嬌嗔玩劣。她會在眼前的日子里賴著他謹慎細致的照料,會在以后更為長久的日子里用心守侯他,與他共享恬然美好的時光。

  這樣想著的時候,雨的世界似乎遠去,她又一次將許多的詞匯翻撿,敲打,鍛造成他喜歡的樣子,將他們一起走過的日子小心地折疊收好,留待將來彼此繼續閱讀回味。她常常仰望風雨過后的天空,那樣湛藍,那樣坦蕩,如她的心。那樣的時候,思緒會乘機飛上藍天,讓她開啟的記憶閘門無力合下,而此時,卻是雨一直在下。冥想中,又一個夢起落,眺望窗外,視力在百米之內。距離,讓她看清了自己,還是讓她無力回望自己,眼里,依然一片茫然。

編輯:admin 作者:admin
------分隔線----------------------------
推廣信息
为什么叫二八杠自行车